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9th Aug 2012 | 專欄
  
 
 

一本書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由陳曉蕾的《剩食》可以見到,一本有份量的書所引起的連鎖反應,是威力無窮的。

陳曉蕾經過長期的訪查,把香港社會嚴重浪費食物的實況,通過著作鮮活地呈現出來。這是報章不可能做到的效果(報章內容要日日新鮮,先天性缺乏深度,是全球的普遍現象)。陳曉蕾放棄傳媒機構的穩定工作,改當獨立記者,只報道她最關心的社會和人類議題,是向更遠大的理想——改變社會邁進。

《剩 食》在香港社會引起極大迴響。

它揭露了香港每天拿往堆填的數以百噸計的垃圾有四成是食物,其中還有未過期或仍然完好的食品和食材,只因市場行銷策略一定要 出現剩餘,把每天拋棄可食用食物列入成本計算內,使整個社會大量浪費食物。本書揭露巨型超市和食物供應商制度性浪費食物,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浪費的經 濟、社會及環境成本,是由消費者來承擔的。

《剩食》面世及其後引起的社會各層面的討論,傳媒的跟進採訪,使整個社會對食物浪費問題進行反 思。香港社會於是出現了深層變化:過去大衆對浪費食物視為正常和理所當然,以為符合衛生要求,但今天認為不該如此,應想辦法矯正。雖然認知和行動往往有很 大差距,但認知是行為改變的先決條件。

在這場減少食物浪費的運動上,令人感到意外和感動的,是年靑人率先把認知化為行動:從報章報道的相片 看來,兩位十多廿歲的香港靑年,每周抽幾個晚上,到商場的垃圾房“淘寳”,找出大量被超市遺棄的食物,轉派露宿者和送給食物銀行與食物回收團體。為了帶動 更多人參與這樣有意義的“拾荒”行動,年靑人更成立組織,擴大隊伍,雄心勃勃地準備把收集剩食的工作,擴展至最浪費的環節——宴會酒席。

事情最峰迴路轉之處,是在道德領域一直處於挨打的香港兩大超市集團先後表態積極處理剩食問題,會與社企合作,把放棄的食物轉送給有需要的人。

這種開始呈現的社會轉變的背後,當然是有一群人在鍥而不捨地努力,尤其是幹實事的環保團體進行深入調查,在社區組織人手善用廚餘。陳曉蕾筆下的正反報道,令大衆知道香港剩食問題之嚴峻,同時又指出解決的可行方法。整個過程,幾乎不涉政府,是市民大衆同企業之間的直接對話。

這對經常指責政府不做這個不做那個,而事實上自己甚麼也不做,只想別人為自己做的澳門人,是否有點啟發?

文:沈尚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