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0th Jul 2012 | 專欄
 在書店看到一本書的序,其中一段寫着:
我高興地再從袋裏掏出三顆蒜頭,這是農夫用了一年時間去生產的,秋天下種,春天才收成,在繩子上掛了一整個夏天,收乾水分,然後秋天才拿出去賣。蒜頭外皮緊緊裹着蒜。裏頭一粒粒蒜有大有小但都非常結實。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種鬆泡泡大小劃一的工業農場貨色。一年時間才有這蒜頭。香港的農業式微,但全心全意去做好一件事。永遠不會過時。看見農夫對着土地埋頭苦幹,那種耐性和韌力,會感動。香港原來除了地產,還有農作物出產,而香港人除了炒股票,竟然也有種田的,我想寫的就是這些,從一條粟米,三粒蒜頭,看到香港的好。
  我就是為了這一篇序而買了這本書。買了後才知道是剩食的陳曉蕾寫的。很喜歡她的意識,我也有着相同的理念,看到這本書就像有知音人一樣。 

說真的,耕種教曉我很多事情。我並不是一個很有耐性的人,但耕種,你急不來。我怕沉悶,植物每一天都在變,每天生長的形態也不同,我也沒有責任感,但無論你心裏有多愛你的植物,在炎熱的夏天裏,一天沒有澆水,它們就是會枯死,因為它們處的地方不是土地,而只是一個盛載泥土的花盆。而吃到自己親手種植的東西,那一種滿足感絕對不能言語。收割苦瓜的時候,你就會想起播種,和為它建棚架的回憶。植物長大之後病了,你不會忍心放棄它。在網上找方法為它醫。如果對一草一木有這種尊重,你也不會容易放棄任何一個人和一件事。
刊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