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31st Jul 2012 | 報章
Picture

撰文/攝影:Sandy

 

  近年,愈來愈多人關注綠色生活,不少關於綠色的專欄應運而生,在這一堆的專欄中,不難留意陳曉蕾這個名字。曾出版《剩食》、《香港正菜》、《有米》等大堆綠色生活書籍的她,彷彿成為了環保代言人或綠色作家。但看她的博客,知道她還關心教育、保育和城市持續發展。她直言:「我不是作家,我只是一名獨立記者。雖然擔心會被定型,但又覺得環境的議題直接影響生活。」
http://columns.etnet.com.hk/column/index.php/features/specialfeatures/11882

 

  對曉蕾的定型又豈只有作家的身份,不少人認定她是綠色達人兼[退休]人士。雖然她熱愛綠色生活,但不等於就是專家,她笑言她仍需要透過採訪才可以解答有關用環保方法實踐生活的疑難。最近,曉蕾忙於籌備關於水的報導,她除了要消化近10年水務署的剪報和有關水的書籍之外,她在復活節期間走訪江西,看看東江水的源頭和到廣東省一帶進行訪問。

 

Picture

陳曉蕾是今年書展「名作家講座系列」的特邀講者,爽朗的聲音、幽默的語調,加上坐唔定的動作,讓讀者投入她講的世界,不時更會報以大笑。

 

  曾任職周刊的曉蕾,當時每個月只需要交一篇約一萬字的專題報導便可以,雖然薪金不俗,但她著重的是報導的水平,她發現自己所關心的議題,愈難以短短幾千字或一、兩萬字完成,因此她辭職,成為獨立記者,2010年首次出版的獨立調查報導《剩食》,就寫了八萬五千字。

 

Picture

《剩食》探討工商界產生廚餘的成因、香港以及鄰近地區目前如何處理廚餘和家居廚餘。(圖片轉自陳曉蕾博客)

 

  記者和作家的分別在於,記者的報導必須是真實和公道;而作家的文字則容許有創作成份。撰寫《剩食》期間,曉蕾就和環保組織的實習生一起去「拆垃圾」,發現當中最多的是廚餘,她把一袋袋的廚餘拍攝下來,當她在電腦一邊看著那些照片,一邊打稿時,彷彿都能嗅到那種臭味。

 

  作為獨立記者的她立心寫書是源於和地球之友合作的出版計劃-《夠照》,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因欣賞曉蕾之前關於堆填區的報導,而找上她合作,出版一本講光污染的書。書籍出版兩個月,已吸引過百傳媒採訪,令她覺得議題有助引起其他人的關注。

 

Picture

曉蕾曾有想過申請資助讓《6issue》繼續出版,可惜附帶條件是要求申請者舉辦展覽及工作坊,有違出版本意。(圖片轉自陳曉蕾博客)

 

  2010年,陳曉蕾接下環保署案子,出版四本《低碳生活@香港》叢書。她嘗試「玩」不同的方式,吸引不同讀者群的目光,例如邀請明星林一峰參與對象為年青人的《聽大樹唱歌》、結集成功實證過的生活環保小貼士的《一家人‧好天氣》、以多字為主打,讓商界看的《低碳有前途》和用雜誌排版的形式所出版的《6issue》。她希望每本書都可以成為一個系列,並且有人可以繼續書寫。

 

Picture

剛出版的《有米》紀錄了不同人對生活的想法,曉蕾希望此書可以起打氣作用,讓香港人知道香港還有許多天然資源和生存空間。

 

國內版的《剩食》?

 

  內地有出版社問曉蕾要不要出簡體版的《剩食》,但她所屬的出版社則希望她可以寫一本國內版的《剩食》。但是,要把書打入中國,她感到困難重重。第一個困難是選材的問題,「中國那麼大,廚餘問題一定好多好闊,亦好難做到採訪」。因此,她想到可以根據不同行業去做,例如探討食物加工的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語言問題,兩地的語言運用畢竟有異,她要先掌握內地的用語和表達方法,才能夠打動內地的讀者;最後就是旅費的問題,不過曉蕾不敢收機票住宿等贊助,因為「擔心要還」。她曾經收過要求她帶旅行團的邀請,類似民宿摘生果之旅,讓她哭笑不得。如果遇到有團體邀請她到外地,她就會stay-behind,去解決旅費的問題。

 

  不講不知,原來香港首個環保專欄始於1978年,關注綠色生活開始得早,但一直未能完善地發展。曉蕾認為隨著氣候變化,讓更多人不得不留意這議題,她亦因為這個浪而成就不少工作機會,但她強調並非是她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好睇大家如何做」,去持續這個浪。她亦希望一般讀者都能看得懂她的報導,然後讓他們可以「話事」,參與政策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