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2nd Jun 2012 | 網絡
臉書台灣記者朋友Annpo Huang:

上次,曉蕾來台一起吃飯,我才知道香港人說「有米」,是指「有錢」的意思,也就是表示富有。可是,在我真的閱讀《有米》之前,我以為這本所謂談香港綠色生活的書,說的僅僅是「在城市裡種菜」。不料,一開頭以方格比例來劃分香港的方式,便打破我的認知。而後,書的開始,劈頭第一句就是「2011年,香港沒有春天」帶出氣候和城市空間規劃的問題,再來才是綠化的必要。
...
我想到曉蕾跟我說:「台灣很大,生活方式多元。所以,我懷疑這本書真的能吸引台灣人嘛?」看了這本書,我才懂他的意思,的確,在台灣,這些綠色生活方式蔚然成風,甚至書市上有百本,台灣人何必看香港的綠色生活?可是怎麼說呢?我還是讀得津津有味的,例如,我現在自己在陽台種些東西,看了書才想:「我何不拿壞掉的皮鞋來當植栽的容器呢?」甚至又想:「我怎麼沒想到吃不完的水果,來釀個酒呢?」(我有作果醬)「原來這樣可以不用開冷氣。」

重點是,看了曉蕾這第二本書,我終於瞭解他為何離開媒體,當個獨立記者。的確,真的要把問題呈現清楚,恐怕沒有哪個媒體有這樣的寬容度,接受一個用心的記者以相當有邏輯、豐富的內容資料把事情說完說清楚,恐怕也沒有哪個媒體有書寫的自由度,讓文字輕巧地呈現記者的文采風格。曉蕾本人相當爽朗大方可愛,說起話來真的蠻廣東大妞那種感覺,不過文筆精緻細膩,很有早期台灣作家散文書寫的清新感,很久沒讀到這麼乾淨清爽的文字了,我突然想到香港文化界的朋友都跟我說他們受台灣文學影響極深,每次我都感到疑惑,不過,曉蕾的書倒是有這種感覺。雖然他本人沒說過這樣的話。

這本書讀著讀著,我想起兩年前在峇厘島開會,會後和香港記者Phyllis搭車晃了半天,Phyllis看到一大片稻田,興奮得不得了,說香港看不到。而我在旁邊帶點無聊說:「我看到都沒感覺。」現在想想,我真是要珍惜即便是搭火車高鐵,往外看就隨意拾得的稻禾美景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