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6th Dec 2011 | 雜誌

每一天,會遇到幾多誘惑你消費,然後浪費的景況?

交通工具,甚至隱於你手機 Apps 的 N 個電子產品和名牌廣告;自助餐的食物種類繁增正好和地球物種遞減成反比;直至你中伏消費,解下多得嚇人的層層包裝,得到那件名為手機或銀包的心頭好,卻又浸淫於鼓吹消費的城市中,不到一年半載,獲得了新的心頭好、又多吃了一頓豐盛的自助餐……人類可以有富貴病,城市一樣可以,特別在有太多選擇的香港。

罄竹難書的病癥,讓堆填區離死亡不遠。當我們為一個麵包兩個膠袋而煩憂,卻總忘了你買一個名牌袋內藏更多紙和袋的包裝……愈富有愈墮落,下列香港富貴病癥紀錄,純粹,是可悲的冰山一角。


病癥一:

奢侈品過度包裝

政府近日有意將「膠袋徵費計劃」擴至全港零售商品。但對於價值數千至數萬的奢侈品,5 毫的膠袋費如微塵,莫論裏頭如洋般一層一層的包裝。

現場解剖各名牌手袋、錶、電子產品,一探過度包裝的誇張程度。

Case 01 單鏡反光機一盒單鏡反光機,有近 30 件的包裝,有合理的防撞硬卡紙,卻有更多莫名包裝。

Case 02 高級手錶皇者氣勢,花了12 件包裝來彰顯,當中有一半包裝,其實可節省!

Case 03

名牌銀包

在銀包裝銀紙之前,它裝了更多卡紙、絨布、紙,19 件之多,藏於一個簡約外表的小盒中。

雞肋苦惱

看到美侖美奐的名牌包裝,女士未必狠心拋掉,通常由丈夫當劊子手。但對於電子產品包裝,是正宗雞肋,家中現存十盒電子產品包裝的石先生,一直苦惱應否拋掉包裝,「電、膠袋、紙,內裏很多包裝,想回收都難。特別是手機、相機附有電,其實一般好少用到,但又驚需要時無!一般件電器還在,我就會 Keep 包裝,直至連盒連機賣,因為價錢會高少少。」然而,當連盒的電器落在二手市場,是為下一用家帶來新的煩惱,或是由收賣佬拆解後跌去堆填區,則是未可知的後續。

簡約範兒

誰說電子產品,一定要用 N 個紙品和膠袋,才能將產品保護妥貼?Kindle 的包裝提供另一種可能:

自由行當寶

當港人煩惱如何處理過剩包裝,走在名店林立的尖沙咀廣東道,名牌包裝卻是搶手貨!來自溫州,不願透露名字的四人行太太,在 LV 店前,共購近 20 袋物品,每項產品都有名牌紙袋包,袋中有袋,「因為很多是買回去當手信的,一定要連包裝袋才有意思!」說,她掏出一個名牌紙袋主動送予筆者,不止名牌本身,連包裝紙袋也是手信之一!

另一方面,在不同網站,亦見內地人對名牌包裝的重視,不惜想方設法;因應內地海關近年實施貨品徵稅,但凡在香港購物人民幣 5,000元以上即要繳付貨品總額兩成的關稅,電腦產品更不計限額,繳稅千元。一般而言為避稅應拋掉顯眼的名牌包裝,但山人自有妙計。除了最基本將包裝袋和貨品分開裝外,有內地人更會先攜貨品上身當自用,然後託港人朋友寄包裝盒給他們!可見,名牌包裝,在香港是雞肋垃圾,在內地非同凡響。

病癥二:

電子垃圾帶毒

走一遍西洋菜街,是電子產品爭豔鬥麗競技場,每部手機、相機,外形像對上一個型號,離對上一部推出市面,噢,只是一個月前!在追逐科技同時,電子垃圾就此堆積。廚餘已教人頭痛,而電子垃圾更煩,因為有毒!政府欲向市民徵收廢電器及電子產品回收費止痛,尚未成事,卻也預見,治標不治本。這場富貴病,正是慢性自殺。

追買手機的理由

地球之友在兩年前曾經做過一個調查,指當時一般市民換手機的頻率,平均為 18 個月換 1 部,當中更有一成人是 3 個月換一次,在科技網頁 engadget 報道手機 review 的編輯 Danny,換手機的次數,曾經比那一成更誇張,「自中學時我便喜歡手機,直至 04 年我用兼職的錢買了手機,08、09 年間我試過一年換 8 部手機。買一部放一部,每部約蝕 3、4 成。」那時 Danny 從沒想過賣掉的手機下場,直至他遷往深水,機緣巧合下逛過深水二手舊物地攤,看到遍地舊手機,開始了儲舊手機的習慣。

有名手機家

「這一部是第一、唯一也是最後一部 Nokia 推出,行 MeeGo 系統的手機;這是 Samsung 第一部在香港推出的 3G……」Danny 如數家珍,就像女士細數名牌手袋的 Limited edition 般!只是蒐集的地點,不在名店,而在深水。Danny 每月去兩次深水晚上 10 時半的臨時二手地攤,尋回兒時想買的舊手機,成了手機冢,「買舊機回來,會試用萬能牛『差起電』,或會去便利店『差』,因為每部機都有它的價值!」Danny 的手機,儲之餘也可以用。他知道深水的貨源甚雜,有時也認出是失機,「我會將手機照片貼上網,如果有人認出是自己的手機,我會還給他。」弄了「手機英雄冢」,讓 Danny 重新思考買手機的意義,「以前我從來不會想賣了的手機會去邊;現在則會盡量上網賣給個人用家,至少讓手機多用一段時間。買新手機時也會想是否需要。」

收錢掉垃圾

選擇題:當你要拋棄一件電器時,你會選擇 a) 賣予「收買佬」有錢收;b) 捐贈非牟利機構。現時政府向公眾諮詢 c) 買電器時先付垃圾費。多年慣了模式 a 的香港人,可能會想:「b 是有點蝕底,c 是痴!」然而,一直以來掉電器有錢收,才是香港富貴病中最扭曲的痛症!「聯合國已一早講明電子垃圾是有毒垃圾,但電子垃圾值錢金屬,如電腦和手機內有黃金和白金。所以很多人回收,只是現時處理過程毫無監管,就會造成嚴重污染!」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主任區詠芷說。

現時香港每年丟棄近 500 萬件電子垃圾!「曾經有回收商跟我說,回收得來的雪櫃,因為其取得盛製冷雪種的筒,就插枝針放走雪種,讓有毒的氣體釋放大氣間。」區詠芷解釋,電器中的重金屬如鉛、水銀等,當你自私地想,將一切運往內地、非洲時就能解決,內地近來都立法推動生產者責任制以處理電子垃圾,收緊來自香港的電子污染;另一邊廂,在新界一堆露天電器回收場,近乎每星期都會火燭,「意外地」燃燒電子垃圾,釋放二噁英、污染附近的魚塘土壤。賣舊電器而有錢收,原來付上更多健康作代價。

一件電器的去向

電子垃圾

收買佬

拆解、抽取值錢物質,

隨意棄置造成污染

運往內地、非洲國家

露天回收場

捐贈或放至政府

設的電器回收商

聖雅各福群會的「綠色家電環保園」會修理部分電器贈予有需要的家庭,未能修理的就拆解,將特別化學物質交由有相關牌照的公司處理。

處理之難

明白露天回收場在消耗每個人的健康後,政府計劃徵收廢電器及電子產品回收費,終於醒覺現時回收場「無皇管」的混沌狀,雖有處理顯示器和處理電磁的相關牌照,但會申請牌照的,全港公司寥寥可數,科域國際有限公司(科域)是少數取得顯示器處理(CRT)牌照的公司,其資源策劃經理楊成德解釋回收業困境,「因為前期投資太大,像我們公司研究如何無污染處理 CRT,花了五年、500 萬,去年才取得牌照。」相比露天回收場只抽取值錢金屬,任由附有水銀、鉛的熒幕曝曬,科域將有毒熒幕清洗,每隻成本 $70,所以收買佬付錢給你,而找科域回收,就要付錢。「政府其實有支援,我們是『電腦回收計劃』指定回收商,即是屋苑樓下放的電腦回收箱部分會來到我們公司。」

科技競賽

「顯示器」其實是舊式電視、電腦的大肚 mon,花了 5 年研究處理,那手機、電腦的 LCD 熒幕呢?「LCD 處理暫時未有牌照,因為處理技術更高,政府都未有準則,我們也在研究中。」花了 5 年的研究,趕不上熒幕科技變化。製造電器的技術日新月異,處理廢物的技術卻落後非常,正是富貴病弔詭之處。

病癥三:

剩食

富貴病中,影響最深,病入膏肓的症狀,名剩食。或者更多人習慣叫作廚餘,但自從記者兼作家陳曉蕾寫下《剩食》一書,追尋在垃圾桶上食物影蹤,方發現「剩食」一詞之貼切,因為這些投進垃圾桶前一刻的食物,大都能吃下肚的。然而,在第三世界,或甚近至北韓,無數人逃離不了飢荒,香港人,卻每天把逾3,000噸食物浪費掉……

從一個膠盒開始

由早晨開始,一輛黑色小貨 Van,穿插尖沙咀高級酒店及社福機構間,把酒店捐贈、煮過量或吃不完的剩食,然後再駛車往港島,來來往往,每星期可收到 1,400 公斤的,供應 1,200 份餐數,「明天我們就有多輛新車,到時運送食物的數量將會多一倍,也可以去天水圍、深水等。」膳心連基金經費籌務總監黃巧芸興奮道,她亦是膳心連創辦人Vanessa Hwang 的女兒。資料指膳心連早於 01 年「成立」,黃巧芸解說當初誕生:「其實是我媽媽和朋友在食飯,見到自助餐剩下好多食物,覺得好浪費,便去隔籬的超市買食物盒,要回食物,然後送往旁邊的露宿者之家。」膳心連由很私人的善行,在黃家一家人參與下,漸漸擴大規範,在 09 年正式註冊成非牟利機構,現時該會主席是郭炳湘的太太李天穎。有上流社會的脈絡,加上嚴謹規定運送食物時衛生和安全準則,膳心連成功說服多間高級酒店、連鎮集團合作,當中包括美心集團、君悅、帝苑等,「其實很多酒店大廚從外國回來,很熟悉 Food Rescue。他們最關注的是衛生問題,但我們可以確保收到食物一小時內運往受惠機構,運輸途中有雪櫃冷藏,我們也會確保受惠機構可翻熱食物。」Out of Sight,out of mind 膳心連其實是一個奇葩,背後沒工會沒組織,只是剛巧,一位生活富足的人,關懷了窮困。「英文有句諺語,叫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這正是香港的問題,你在中環走一趟,是看不見貧窮的,見不到就不會想。其實酒店的員工飯堂、自助餐剩下來的食物;放在酒店房間的生果,有少少黑點就要換,炒飯、炒麵,甚至有龍蝦!這些都很好吃,食不完就給我們吧!相反,受助機構中有位老伯拿綜援維生,一餐只吃一塊麵包和蘋果……我們只想讓他們有營養均衡的一餐,也希望收窄貧富懸殊的距離。」簡單到只能希望以笑容代替飢餓,為富貴治病。

一個掉進垃圾桶的麵包

膳心連穿梳酒店群的小黑 Van,其中一站,是香港朗廷酒店(朗廷)。自 09 年起朗廷便於每周抽 3 天,將剩菜以真空包裝,捐贈予膳心連。「我們每次約捐 8-10KG食物、8KG 麵包。食物有 6 成來自員工飯堂的剩菜、3成來自宴會餐食。」朗廷助理西餐行政總廚許志昌說。參與捐贈食物,許志昌直言也曾擔心過會有衛生問題,影響酒店形象,然而在得悉運輸過程後放心,在參觀過受惠機構仁愛之家後,更是上了心。「那天派食物的時間是下午 4 時半,但 3 時許,派飯的鐵絲網外,也排了一大長龍,那時是 30 度高溫的!但在排了很久後,有些人還是擠不進內取不到食物,但他們的手就是穿過鐵絲網,跟我說『師傅,畀個包我喇!』我一直不敢和他們對上眼,因為我很後悔帶不夠麵包派,一個平時我們掉進垃圾桶的麵包,他們拿到也不會立刻食,包好,留待明日的早餐……」許志昌憶述時,多次情緒激動,眼泛淚光。

95%食物盡其用

在烹調前造成的浪費,在愈高級的酒店愈嚴重,例如為求精緻,將一顆西蘭花,切莖再裁然後伴碟,最後都無人食。然而許志昌卻有很多良方,避免酒店常見浪費,「我們盡可能物盡其用,通常用到 95%食材的!例如我們的自助餐採用開放式廚房。可直接看到食物流量和人流,在過了繁忙時間,如 8 時半後,就會減少煮菜,這樣起碼能減少 20%廚餘浪費。另外,沙律剩下的番茄,可以用來做早餐果醬,西蘭花、甘筍用來打成忌廉湯,洋皮打成燒汁,甘筍皮和芹絲就可打成肉醬,西餐有很大空間可以發揮,要減少浪費,其實不難。」

處理捐贈食物:

step 1 將剩食放進真空袋抽走空氣。

step 3

膳心連派人收食物,並確保於一小時內運往受助機構。

step 2

經真空處理後的食物,可杜絕細菌滋生。

包銷太多菜

另一個處理剩食的「食德好」是職工盟創辦的食物回收計劃,她們透過從大埔富善街巿回收賣不完的蔬菜煮成素餐,供職工盟培訓中心的學員開飯,每餐 15元,每周三次。單單一條街,13 個膠籮,每次可收回 200-500公斤剩菜。「捐贈者態度有好大轉變,第一日推車仔落去,當然食檸檬,他們又不認識我們,又擔心影響生意。一開始是等收檔拉閘後去執菜的,後來漸漸打動某間菜檔,現在我們主要來源是一間連鎖式菜檔,他們包銷內地農場的菜以降低成本,所以就算今天賣不完,明天還是要入相同貨量,今天的存貨也不會留,所以願意捐出來。」食德好項目主任黃淑慧說。從回收食物,窺見另一種商業模式下的浪費。

食德好 經營難

與食德好有關的報道,總要一提他們經營困難,早前指不過10月,在各界努力捐募下,能多一個冬,捱到下年 3 月。《剩食》作者陳曉蕾幫手算這筆永遠赤字的帳:「食德好回收得來的菜值幾百元,但經營成本就要幾萬。但試想想,你幫環保署、社署、勞工署(註:食德好聘請的都是再培訓員工),很多部門慳了錢,教人珍惜是美德,可能教署都爭佢錢,食德好幫了政府部門做了很多,這些都是社會資本。」早前食德好曾向食環署遞交計劃書,希望能入學校回收飯盒,卻被拒絕,原因是擔心衛生問題,「在香港是不會餓死人,但一定有人食不飽。但大家總覺得是不好的東西才掉出來,但這只是跨不過心理關口。」黃淑慧慨嘆。

「食德好」籌款晚宴

日期:2012年1月9日(星期一)時間:7:30 - 9:30pm 地點:上環新街市街億利商業大廈地下 A-B 舖費用:每位 $300 / $150(「食德好」月捐者回饋價)查詢:www.greenhongkong.org

琳琅滿目的代價

剩食》作者陳曉蕾在書中,揭盡香港無盡的食物浪費,富貴病最病,來自超市,「大家都喜歡琳瑯滿目,好多選擇一定要供過於求!我不是只怪超市,而是整個消費模式,都是鼓吹不必要的浪費。但我肯定,一間超市掉的食物是多過自助餐的,基本上晚上 10 點你見到超市的熟食 99% 會倒掉,然後要倒漂白水以防止他人拾來食。當中還有因商業行為造成很多浪費,都是看不到的。」

丁丁行動

城市浪費成癮,制止不了,從解決廚餘入手。近年不同公司看準這肥缺,推出廚餘處理機(又是另一種富貴垃圾),香港屋苑、學校紛紛購入,一時間弄出一堆肥料,試問在香港這個石屎森林,可種出甚麼?「要解決廚餘問題,其實是環環相扣,一定要用循環去處理。我比較抗拒電子廚餘處理機,花幾十萬,又會造成電子垃圾。變成堆肥,都要有社區農耕支援。書中我有提及蚯蚓,只是蚯蚓不太食中國,太鹽太油,牠無牙,也不能食橙皮和魚骨。我最近發現一隻黑水虻,它的蛆要花十日才會成烏蠅,期間佢食廚餘好快,也不會帶傳染病菌、蛋白質豐富,成蟲後可以可以用來餵雞餵豬,是明日之星!」陳曉蕾興奮道。處理廚餘或許離我們太遠,回歸生活,陳曉蕾還是提倡「丁丁」行動,「其實只要你在自己的範圍裏減少丁丁就夠。好像你買十件 $45 的衫,一定比你買一件 $450 的衫所花費的資源多!我們都是先使未來錢,花的是環境資本,不是說影響北極熊,而是反映昨天還是穿短袖出街,今天卻要穿羽絨了!」這番話,在這個反覆無常的初冬,字字鏗鏘。

後記

罪己書

數富貴垃圾,驚訝香港浪費無道同時,心中難免虛怯。採訪此專題時正值筆者家中翻新,清出了 5 箱雜物、4 書,雖然盡量放進三色回收桶,或叫清潔嬸嬸幫忙回收,還是覺得自己也是「富貴垃圾」生產一員。歸根究柢,還是因為無節制的消費、消費,在香港這個消費魔城,物欲難戒,但或許下次消費前,先唸三遍「富貴垃圾」,讓頭腦清晰,省下錢,成了真正富足。

text/ 馮冠芝